為零工經濟設計更好的網上平台

自由職業作為「零工經濟」的重要組成部份之一,其就業市場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間表現興旺。MarketWatch報道指,隨着對專業自由工作者的需求高漲,網上自由職業平台的市場亦正在迅速發展,預計至2027年其全球規模將超過90億美元。在競爭加劇的情況下,平台如何脫穎而出?這些平台應提供哪些服務來更好地幫助商業機構及自由工作者?

正如最近一項研究所指出,允許客戶與自由工作者就個別項目的費用重新談判,這帶來的結果可能弊大於利,需要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該篇題為《自由職業平台上的廉價磋商》的論文由香港中文大學(中大)商學院市場學系副教授柯特,聯同麻省理工學院博士生朱玉婷撰寫。他們發現,發布工作的商家或會利用一些自由職業平台所提供的重新議價功能,壓榨議價能力較弱的工作者。

在零工經濟中,企業往往會僱用自由工作者或獨立承辦人來執行臨時性及不固定的工作。Flexiple是一個專為開發商和設計師服務的自由工作者網路,據該公司稱,自由職業已成為美國經濟的一股主要力量,每年貢獻逾1.4萬億美元。目前,美國有五千八百萬人口以自由工作者的身份工作,這群體的數目預計將於2027年超越擁有全職合同的僱員人口。

不少知名企業都屬於零工經濟的一部分,包括房屋租賃平台Airbnb、外賣速遞公司Deliveroo與Foodpanda,以及叫車服務供應商Uber。而在UpworkTaskRabbit等針對創意設計、網站開發、寫作和翻譯工作需求的自由職業平台上,潛在雇主會發布他們對工作的具體要求,描述所尋求的技能類型,以及所需的專業水平。

例如,在Upwork上,發布工作的人可以從三個不同層次中選擇對自由工作者經驗水平的要求,每個層次各自有相對的薪酬金額。然後,看到招聘的自由工作者會作出投標(包括提交將所收取之費用),發布工作的平台客戶便會從中選出他們認為最合適的自由工作者。

然而,Upwork和類似平台的獨特之處在於,它允許那些發布工作的人和自由工作者在配對後重新協商價格。柯教授和他的研究伙伴表示,這項功能原本旨在促進對項目具體細節的深入溝通,卻可被預算低的客戶濫用來吸引高質素的自由工作者。

目前,美國有五千八百萬人口以自由工作者的身份工作,這群體的數目預計將於2027年超越擁有全職合同的僱員人口。

柯教授解釋道:「每個人都想以最小的代價獲取最大收益,所以可以理解客戶只想聘用經驗豐富、合乎要求的自由工作者。但相反地,如果你是自由工作者,你會希望工作能帶來更高的金錢回報。配對後重新議價的功能令事情變得複雜,因為它加劇了兩者之間不平衡的權力。我們稱之為『廉價磋商』,意指客戶只要說得頭頭是道,而不需付出代價。」

定價策略

柯教授他們通過構建理論模型、分析自由工作者和客戶兩方的定價策略,得出了以上的結論。他們發現,當一個平台允許雙方在配對後重新議價,那些發布工作的人若擁有足夠預算聘請較高質素的自由工作者,一般會相當誠實地描述有關工作,並會真實支付與他們所期望的技能和專業水平相稱的費用。預算較低的客戶則可能會發布一個規範和要求相似的項目,但在跟自由工作者配對成功後,與對方討價還價,企圖降低費用而同時保持項目規模及所需技能不變。

重新議價功能使自由工作者陷於不利的位置,其原因有幾個。柯教授解釋說,當自由工作者看到項目描述中,指明期望有更高水平的技能或更多經驗時,他們通常會認為客戶能夠支付與之相稱的較高費用,因而被這類的招聘訊息所吸引。

可是,重新議價功能令自由工作者很難分辨哪些客戶實際願意支付更高的費用,哪些客戶只是虛張聲勢。其次,自由工作者依賴良好的聲譽和工作成功率來獲得未來的機會。因此,他們可能會以較低的價格接受工作,以獲得好評。最後,如研究結果所顯示,自由工作者不願意拒絕客戶的重新談判要求,因為他們已付出了時間、精力去準備和申請客戶的工作。這導致所謂的「套牢問題」。拒絕要求意味著自由工作者之前的努力可能最終徒勞無功,更可能會空手而回。

自由職業平台Upwork協助僱主尋找創意設計、網站開發、寫作和翻譯工作的自由工作者。

再者,調整項目價格的權力似乎完全由客戶控制,這讓自由工作者的處境更糟糕。擁有專業技能的自由工作者,其獲得新工作的前景主要受到過去客戶的評級和評價所影響;而那些發布工作的人受評級系統的掣肘卻較小,因為他們每次發布的工作項目往往屬於不同類別,所要求的質量水平亦不一樣。因此,自由工作者可能會覺得,潛在客戶過去收到的評價或許不能很準確地反映他們在當下項目中會有什麼表現,因為這不是以類似的項目進行比較。換而言之,那是一個買方市場。

這也許是為何在Upwork討論區網頁上,自由工作者抱怨其刁蠻客戶的帖文俯拾皆是。例如,一位Upwork用戶訴苦指,他的工作量已超過了原定的工作範圍,但客戶拒絕就此提高價格,他選擇繼續完成該項目,否則他的工作成功率便會下降,而這將損害他未來獲得工作的機會。

柯教授指出:「平台上不誠實的客戶,即便是少數,都可能令自由工作者們感到無比沮喪。這些失望的工作者也許會降低他們的工作質素,或改到其他平台上碰碰運氣。解決這個問題的一種方法,就是乾脆完全取消費議價功能。」

構建完美的市場

研究人員表示,有方法設計出一個完美的自由職業平台。他們發現,禁止配對後重新議價,能把客戶不誠實發布招聘資訊的傾向保持到最低。

研究顯示,在一個足夠大的市場裏,自由工作者和客戶兩者都更有可能坦誠對待對方。這是由於當自由職業市場存在充分競爭時,即使是能力很強的自由工作者,亦可能需要爭取獲得薪酬較低的工作。因此,客戶沒有必要誇大他們對自由工作者經驗水平的期望來找到更優質的人選,而當客戶在一個大市場環境中沒有提供虛假資訊的動機,他們便總能保持誠實。

柯教授說:「從事自由職業是艱難的,因為你完全靠自己。一些自由職業平台的機制旨在幫助整體配對過程,但正如我們的結果所顯示,它們或會適得其反。我們希望是次研究能夠幫助自由職業平台更好地為客戶和自由工作者服務。」